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世纪小贴士 >
工资上涨对经济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鉴于工资“向下刚性”的特性,一旦启动工资上调之后,就很难再掉头向下了,企业与经济的运行成本必然由此踏上上行的“不归之路”。因此,中国经济必须有效应对工资水平的上涨带来的各种压力。

推荐阅读

默多克提出和邓文迪离婚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经济形势半月谈胡迟

  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国民收入分配问题专题调研报告提出了尽快出台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方案,逐步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分配格局等建议。但另一方面,于2004年启动,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多部门参与制订的《关于加强收入分配调节的指导意见及实施细则》熢2007年—2009年间前后举行了6次征求意见讨论会,今年3月曾上报国务院,后被退回,目前仍在修改过程中。有参与起草工作的官方智囊表示担心该方案很可能最后要以失望告终。指导意见迟迟未能出台反映了该问题的难度之大。实际上,这个问题也是当前复杂环境下中国经济所面临的诸多“两难”问题之一,即如何权衡处理提高居民收入与增加国家、企业收入,保持经济可持续增长活力的问题。

  众所周知,我国经济长期高速发展的背后,是以低劳动力成本和诸多要素低价作为主要竞争手段的。统计数据显示,近些年工业企业的工资年增幅在10%左右,而净利增幅却高达30%左右,这意味着企业盈利能力的增强某种程度上是靠挤压劳动力成本获得的。这种情况在经济起步期为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随着经济的增长,这种不合理的状况再也不能持续下去了。客观上,我国经济一直以来享受的“低成本红利”也在逐渐消失。劳动要素成本的上升、土地价格和土地使用税的提高以及各种资源、原材料价格的上升等因素都一再推高了企业的成本。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近期的调查表明,关于当前企业经营发展中遇到的最主要困难,按照企业经营者选择比重高低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人工成本上升”(70.5%)。在对企业成本有重要影响的三大因素—劳动力工资、原材料与燃料的价格、人民币升值中,劳动力工资上升的影响就一直未曾消失过。特别是在2008年《劳动合同法》颁布以及实行严厉的最低工资标准后,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就更是无可避免了。

  时至今日,从工资上升的角度看,我国经济处于有些尴尬的境地。从横向比较,在我国经济长期高速增长的拉动下,中国工资增速已经居世界前列。从世界范围看,中国已经不再是生产成本最低的制造业基地了。美国咨询公司Jassin O’Rourke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经高于亚洲其他七个国家。中国沿海地区的平均劳动成本是每小时1.08美元,内陆省份则为0.55—0.80美元。排名第七的印度是每小时0.51美元,劳动力成本最低的是孟加拉国,价格仅为上海和苏州的五分之一。再从纵向比较,我国劳动力工资的增长幅度多年来一直低于经济增长幅度与企业利润的增加幅度。许多研究表明:从改革开放之初到现在,工资占GDP的比重在国民收入中一直呈现下降趋势,但政府和企业的收入持续增加。企业的利润率相对来说较高。因此,横向比较与纵向比较对工资水平走势给出了相反的路径要求,现实中,国内工资水平面临巨大的上升压力。

  今年以来,江苏省在年初率先确定上调最低工资标准,随后,宁夏、吉林、山西、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天津、北京等省市自治区相继调高了最低工资标准。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已经有27个省份上调最低工资,逾20省份涨幅超20%。当然,从绝对值看,我国的工资水平仍然处于低位。与制造业小时工资最高的瑞士相比,中国仅为其5.6%。因此,中国近期新一轮的工资上涨并不会使中国短期内丧失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优势。但处于经济全球化时代,我国的工资水平不仅要与发达国家相比,也要与发展中国家相比。鉴于工资“向下刚性”的特性,一旦启动工资上调之后,就很难再掉头向下了,企业与经济的运行成本必然由此踏上上行的“不归之路”。因此,中国经济必须有效应对工资水平的上涨带来的各种压力。

张洁
业务院长主刀医师
袁初黎
副主任医师
郑新荣
副主任医师
印义芳
主治医师